新华网 正文
社交方式改变 微信时代您还写信吗?
2018-08-14 08:38:07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卖枣姑娘朋友多

  ■ 王桐依 甘肃酒泉“90后”农民

  “小王老板,大枣还没上市?我家已经断顿儿啦。”拿起手机一看,刘阿姨大清早又发来微信。

  如今的刘阿姨,可不像5年前那般客套。她从我家买大枣,我总挑些个头大的寄过去。一来二去,也就从顾客变成了好朋友。“我家去年的库存货有点儿干,9月新枣熟了,我第一个发给你。”一番指尖飞舞,我认真“秒回”。

  闲时翻看自己微信,2000多个联系人中,除了亲朋好友、创业伙伴,顾客朋友占据“半壁江山”。探讨农鲜产品、分享趣事逸闻,我们5年多的“大枣社交”,甚至转化成了“线下好友聚会”。

  2013年,我在杭州读大四时,母亲因病需要一大笔药费,让人心急如焚。而老家农场里几十亩大枣,偏偏找不到销路,差点儿烂在地里。走投无路,我硬着头皮,在朋友圈发了第一条推销大枣的消息,当时连价格都没想好。没承想,当天之内近百斤的销量,让我振奋又感动。

  从那一刻起,我立志做好“卖枣姑娘”,不辜负大家信任。当年毕业,我返回老家,把农场“搬上”淘宝、微信等平台,成了一名真正的网络“农三代”。

  新疆葡萄受了灾,村东头的老李早早收到亲戚消息,打算把自家的葡萄园好好盯管;南方暴雨交通不畅,贩西瓜的老杨从微信群里看到朋友的提醒,把自家西瓜存进冷库,不再盲目赶路……社交信息瞬时流动,让“谷贱伤农”的困境越来越少,大伙儿的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经过5年多的“网络互动”,我与很多顾客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每到收获季,我家近百平方米的仓库被红彤彤的大枣铺满。挑选、包装、发货,家人齐上阵,确保卖给顾客好友的大枣质量“杠杠的”。

  上个月的一天,一位赴美中国留学生给我留言。原来年初他在国内吃到了朋友买的大枣,一直念念不忘。最后,他花了2000多元邮费,让我把大枣寄到了美国。我在邮寄的礼盒里专门附上一封信:“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与支持。愿祖国大西北的红枣给你带来浓浓的家的问候。”

  (高 炳整理)

  书信微信不能少

  ■ 刘 珂 新疆喀什 某边防连 上士

  入伍11年来,我见证了连队通信联络的巨变。

  回想初到连队时,没有手机,更没有信号,联系家人只能靠写信和座机电话。现如今,每周都能与家人视频通话,有时真有点儿不敢相信。

  我们连地处帕米尔高原,海拔4000多米,每天日照不足4小时。2007年,我刚入伍时主要靠写信与家人联系。驻地地处偏远、常年积雪,交通不便,初到连队极不适应的我因为思念父母就写了封家书。

  “刘珂,你家里寄来的信!”通信员小王激动地呼喊着。捧着信的那一刻我热泪盈眶,不仅因盼了两个月的信终于到了,更因收到了家人的关心。

  如今手机网络、微信快捷便利,几秒钟就能联系上家人、朋友,可没想到信息飞速传播的今天,通联对“一线天”的官兵来说依旧是难如登天。

  七八月的帕米尔高原冰雪消融,河水湍急,看着奔腾而过的河水,我紧锁眉头,心里默想又要断路断信号了。思绪回到2015年8月,当时连天暴雨,加上山上冰雪融化,滚落的泥石流使道路被冲断,通信线路被毁,连队陷入失联状态。

  联系不上家人的我心急如焚,除了想念刚出生的儿子,更多的是怕家人担心。一个月后,道路疏通,通信恢复,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微信图标处显示“99 ”的红色数字,“你还好吗?”“怎么不回消息?”“我和儿子很想你”……妻子的一条条信息刺目扎心。

  我当即拨通视频,不到3秒钟妻子就接通了。视频里妻子满眼泪水,只说了一句:“没事就好,我和儿子很想你。”

  “通信线路被冲毁了……”我焦急地向妻子解释。

  “我懂。你是边防军人,安心工作。”视频另一端的妻子打断了我的话。此时的我再也忍不住,泪水不停地从脸颊滑落。

  (张官星 王鹏飞 柴雪峰整理)

  天天欢聚朋友圈

  ■ 陈希国 吉林长春 退休公务员

  我这个人不善交流,所以年轻时很少给别人写信,包括至爱亲朋。

  时光进入1997年时情况开始不同,因为这一年儿子参军了。儿行千里爹妈担忧。那时除了电话还没有其他通讯设备,只好写信。

  记得儿子入伍第一天写给我的信,热情洋溢,文采飞扬。我看后稍加修改就发给了报社。还真快,《吉林日报》便以“军营第一天”为题在副刊上发表了,从此拉开了我们爷俩通信的大幕。他在军营有啥成绩,及时写信汇报;家中有啥大事小情,我也及时通报他。特别是发现他情绪不正常时,比如训练苦了、累了,我便写信开导他,他在报刊发表作品了、在部队立功了,也会写信告诉我,我就写信鼓励他。我俩写的书信现在还保留着。

  这些信中有温情脉脉、和风细雨,也有声严厉色、霹雷闪战,有人情味儿,也有火药味儿。不论咋说,那时我写给儿子的信对他的成长和进步有很大帮助,所以他专门写了一篇题为《父信如帆》的文章发表在人民武警报上,后又收入他的散文集《迎迓青春》中。

  儿子从当兵到当军官,又到国家公务员,逐渐走向成熟,我俩也就很少通信了。有事打个电话完事儿。

  现在更不用写信了,我和儿子、孙子都有智能手机,都加了微信,不仅能说话,还能视频。

  国家进入了新时代,我也产生了新思想,每天增加新内容:我要求子女们每天都必须和我、老伴儿通一次话;孙子必须与爷爷奶奶来一次视频。如今这一切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我们老两口等女儿、儿子和孙子、外孙、外孙女的电话或视频,有时还发起群聊,各路“神仙”全来,热闹极了。有了网络,就有了每天的团聚。

  写信一般开头语都说“见字如面”,现在是每天见真人,这是多么幸福的天伦之乐啊!

  书写习惯改不了

  ■ 曹正方 湖北大冶 国企员工

  我是“70后”。在我读中学和中专时的记忆中,与家人、同学之间的联系方式只有写信这一种方式。

  记得读中专时,每到暑寒假,我就忍不住和那时的同桌美女同学、如今我的妻子写信通联。

  那时一个普通的信封5分钱,一枚普通的邮票2毛钱。尽管我每次写信一个小时就一气呵成,但去乡邮政所的路程却很远。走几公里山路后,再乘坐5毛钱的三轮车到乡邮政所,往返一次得折腾半天。

  信件寄出去之后,我就回家数着手指头,忐忑等待回信。等信的日子既难熬又幸福,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有时候,过了半个多月还是风平浪静,有时候过了一个多月杳无音信。

  就在我几乎失望、黯然神伤的时候,村委会的人来到我家,递给我一个白色的带蝴蝶的精美信封。我激动得跳起来,紧攥信封,生怕它飞了似的。等送信的人离去,我便迫不及待地搬把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小心翼翼地拆开信件,轻轻地凑近信纸,闻着信封上的淡淡清香,美女同学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幸福感油然而生。

  中专毕业后,我与同桌美女同学通信多达100多次。也许是我的真诚和执着打动了她,花花绿绿的信件俘虏了女神的芳心。

  1998年,我和同桌美女同学结婚。尽管当时家里花4000多元安装了一部电话座机,我和妻子配置了BB机,但写信依然是我俩情感交流的方式:我经常给妻子写信,妻子也给我回信。后来我和妻子又有了智能手机,虽然没有了鸿雁传情的书信,但是我依然在手机上书写情感。科技改变了生活,但是没有改变我书写的习惯。

  如今电脑、手机走进了千家万户,身边几乎看不到有人写信,大家有事打手机、发短信。老幼男女都迷上了微信,开着视频、语音,即使相隔千里,也如近在眼前。那些精美的信封、漂亮的邮票,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成为我们这代人温馨、难忘的回忆。

  手写书信更珍贵

  ■ 陈方歌 美国 Mechanism Digital公司 艺术总监

  今春回北京度假的时候,我回外婆的老房子收拾儿时的物品,无意中翻出一大包杂七杂八的纸,竟都是中小学的时候同学、笔友寄来的信件。笔迹稚嫩,叠得整整齐齐,大多还保留在原来的卡通信封里。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笔友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下课铃声一响,我就一路小跑到门卫大叔那里探头探脑地询问,几乎每周都能如愿收到一两封回信——粉色的漂亮信纸,娟秀的字迹以及信封上小心翼翼写的“谢谢邮递员”的小女生的心意。当时没有手机,网络没今天这么普遍,一纸书信维系了多年纯真的友情。

  来美国上学后,和家人联系时最常用的是电子邮件或者视频聊天。不过,教父母怎么用电脑软件可是个挑战。记得第一次和爸爸视频,我眉飞色舞地聊了好久之后,老爸才嘿嘿一笑,尴尬地说:“闺女啊,我其实看不见你,屏幕一直是黑的……”

  终于,铺天盖地的微信几乎取代了一切传统沟通方式。职场社交活动中,不见有人交换名片,都是拿出手机猛“扫码”;多年的老同学在群聊中找到了“组织”。与此同时,节日的祝福变成了模板群发,微商的广告泛滥成灾……沟通方便了,人情味儿却淡了。

  美国人虽然不用微信,但走上曼哈顿街头一看,大多数行人的目光也都黏在手机上。年轻白领拇指飞舞回复邮件,西装革履的银行家左右开弓,一手黑莓一手苹果,手指动一动便日理万机。收到回复的速度比信件时代快了不止百倍,可每个人脸上的焦虑有增无减。

  对我来说,手写的信恰恰变得珍贵了。挑选信封、信纸,一笔一画注入情感,变成了一种浪漫的仪式。就在上周,我收到朋友从旧金山寄来的礼物,惊喜地发现里面附了一张手写的卡片。看到久违的墨水字迹,心里充满了读微信码字无法带来的感动和温情。

  生活离不开APP

  ■ 肖亦君 北京五中 高一学生

  我出生得晚,没赶上传说中的精英腰带bp机,也没赶上身份的象征——大哥大;至于写信,请问这指的是情书吗?开个玩笑,言归正传。

  社交方式,本质是人,言谈举止、思维习惯;通讯变革,不过表象。今天,我只聊通讯。

  当年我呱呱坠地,产房外的爸爸给老家守在电话跟前的爷爷奶奶报了平安。喜得千金,爷爷奶奶逢人便夸,全村尽知,我肖某人出生啦!

  黄发垂髫,慈母之心。我身上永远装着一部儿童手机,接打电话、安全定位、危险报警……大概为人父母,因为珍爱,所以最怕失去。

  总角之龄,父母已不是我生活的全部,学校、老师和同学已然成为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我深恶痛绝的“家校通”,更有我爱之深沉的QQ聊天、个性签名、个人空间、漂流瓶友……属于我们的、课堂之外的社交圈。

  豆蔻年华,微信时代!家人群、同学群、闺蜜群、爱好群,语音、音频、视频、表情包,票圈、点赞、评论、转发……爆炸般的感觉,有没有?

  而今,改革开放40年,我们这一代绝不是感触最深的,但绝对是受益最多的,大到家国天下,小到胡同邻里,睁眼即是繁华,闭眼便是安宁。我们享有的是国家带来的安全感,是科技带来的自信心。作为科技发展的重要领域——通讯,其本质在于信息的交换。我们这一代既得益于而今信息量的巨大,又醉心于追求信息交换的速度;既自负于信息过滤后所积累的自信,又忧心于信息交换中所错失的未知。“00后”的我们,在这样的幸运中思考,什么才是当今最需要的通讯?什么又是当今最需要的社交?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佳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三峡将迎6万立方米每秒洪峰
三峡将迎6万立方米每秒洪峰
【世界杯】克罗地亚队淘汰英格兰队 首进决赛
【世界杯】克罗地亚队淘汰英格兰队 首进决赛
台风影响福州市区
台风影响福州市区
台风“玛莉亚”逼近 温岭沿海巨浪拍岸
台风“玛莉亚”逼近 温岭沿海巨浪拍岸

?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119901
友情链接: 活到下一秒 器道至尊 斗破苍穹之游 通灵天途 武神伐天 从今可许闲乘月 战瞳记 超神万界手机 夹缝中的埃克托 秦时明月之天殇 异界之灵域杀神 刚体拥抱 玩命挣扎之风云再起 位面无限挂 山海耳鼠 莲与魂 非正常生死事件 最强神兽召唤师 神罚之荆棘虐恋 大可乐传 别跑等等我 天道帝途 抗天之主 天地商行 神霄 无尽黑海 白神正传 念帝之恶魔之子 镜湖惊涛 第五人格之鬼神的传说 我们的花事 醉逆本心 神武神王 抑郁少年,孤独成瘾 重生拾遗之路 为傀除鬼 被遗忘的天穹 逆命人圣 傲世修者 幻雪孤心 控原 淋湿的语 有剑可道 诗仙乱情 斗天赤魂 枪破万苍 浩瀚大千 虚灵化猫传 湮灭双星 捡宝箱系统 无限穿越之龙战士的神秘任务 虚实之双君主 三国之大汉无双 邪帝之灵武闯荡 杀手浪子天涯 落神三千 崆山新雨 超级龙仆 欺诈之书 吾道常空 天依大唐 焰绝乾坤 宅神回忆录 四不像——变成怪物的人 位面改造系统 万界最强红包 悬界山 从峡谷出来的王者 我的回忆里再不见你 古异日记 都市之星河武神 快穿之平安喜乐系统 少年与魔法院 这个校草有点东西 一曲告白 无限之漫游随笔 最古人类 狂鸟 无眠之地 羽落九尘 网游之男孩命运 荒天妖孽 永恒炼墟 大明匪军 王者荣耀仙魔孽缘 茉莉安女神传说 重生之无上真仙 大逃杀之优胜劣汰 学院修真风云 都市终极神医 星脉至尊 大建筑商 泰坦之阴影王者 神王之颠 放开这个病娇 一星崛起 洪荒之天无二日 天地崩坏 三极巅峰 修天本传 大医金辰 太古圣迹 冥界生死官 时空真我门 意恶 无醉意微小说 三国之武神智圣 烈性炸药 大明第一文商 御魄神尊 你是我的魔宠 东土纪 仙梦师 圣龙复苏 逆回年少时 欢迎来到魔王店 重生之剑魔归来 在搞笑的同时守护世界 大宋三宝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 魔御神巅 最强神兽召唤师 西汉长歌 司文轩文集 恐怖大楼 换世狂仙 我在大唐有个家 妖精的尾巴之辅助系统 我成了地球总监 大明之勋戚崛起 GAME玩家or英雄 阴物商人 系统,轮回 鼬之万界穿梭 星曲九纹 史前蛮荒世界 我哥是大盗 摩诃战帝 红雪飘香之无法无天 重生1996之学院女神 吹王之王 逃回这里 从现在开始做天使 都市无敌邪君 叫我恶魔阎王 魔王大人的游戏 化神天宇 星空下的征程 人祖之路 吾心即道 超级科技棒棒糖 贪狼啸月传 尘封的王 咸宁义庄 带着建模软件回天庭 个性修仙系统 长生天阙 仙剑奇侠传三之君子剑 哈利波特之马尔福 返程人生 我的圣界 与初音的异世伪日常 医天地神佛 归元世界 红梦绝城 重生之装修之王 我是吴淼淼 三千凌云 始源剑界 穿越异世情缘 天南一方 我与异常共舞的日子 土乡 无上大道之仙无止境 最初的寻道者 衰亡根源 世界需要你来守护 昊道 执的编年纪 玄阳战记